黄泉

我本桀骜少年臣,不信鬼神不信人

传说中的………
情侣……耳饰??

不拜天地浩荡 河山永蔚
不拜高堂济清辉
拜只拜我千秋荒唐这一回
今宵我非殿上那个谁
一拜天地浩荡 河山永蔚
二拜高堂济清辉
拜我鲜花着锦山呼万万岁
忽觉我非最无忧的谁
————————————
《拜无忧》

这是爱情。

对改编剧一些简略的看法

这么说吧,我是个腐女。但我在这之前没看过原著,还是昨天看完改编的全集剧后才补的原著。我个人比较喜欢看改编剧的,也很喜欢原著。

首先可以明确的是鼠猫耽美,这个无法反驳。其次,原著很好看。情节,推理,比较连贯。鼠猫CP的衍生来源于《七五》。原著耽美文里的人物角色,也全来自《七五》,也可以说原著本身就是衍生耽美文。

再看改编剧情,既然成了网剧,根本就不可能完全照搬《七五》里的角色名字啊。演员演技还可以,对人物定位也不差,可能是导演组对人物的形象有些偏差理解。【而且看剧的时候只要仔细看一看,其实演员的台词嘴型是有完全还原原著的,只是后期配音变成了现如今我们听到的剧里的名字。最明显的就是第二集里飞车撞人的时候,白喊的嘴型明确是“猫儿”,但后期配音给改了。】

再者就是就目前的广电形式,查的严管的紧。不然不能过审是真的很气。

所以就是,理智看剧,理智吐槽。
如果不承认这个剧,那就把这个剧不套入原著,当成一个新剧来看吧。

截图自【QGclub】
官方发糖,依旧给力。
520的song小哥哥和snow小姐姐也是甜甜的。

《无改》

– 仲达,你若是还气。那你便打我,就像小时候那样。打完你就不气了,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好不好?
————————————————

数九寒冬,满眼皆白。薄雾铺了一层覆一层,半轮明月借存山上朦朦胧胧影儿。张口吐出的热气瞬间凝结成冰般流过。空晌大院内,只听得风卷千雪,树抖婆娑。

蓦然间从树后探出一个小人儿,灰布暗靴身形不过舞勺年岁。风起一阵,那人单薄的身板便抖上一分。不远处传来提灯巡管的脚步声,小人儿快速躲回树后。寻着眼下光亮的隐隐约约消失时才堪堪松了口气,抱紧怀里的包裹轻浅点着步子摸索着出了院落大门。

司马懿向来起得早,寒冬时节自然也是不能落下文武兼修。天未大亮便裹了一裘狐绒抄着冰锋利刃于院落挥洒开来。司马懿好似白狼严明,骨子里拗出来的傲气凌然硬是强过了寒风,一旁心切跑来的仆从不敢靠近半分只能在原地干跺脚。只见冽光一闪,左脚侧迈一步,右脚跟上落地同时身形随之一偏,司马懿横握的刀锋直指仆从颈间。

“说。”

“回二少爷。杨杨…杨平小少爷说是思念父亲,今早便由老爷带着几名随从将小少爷送回去几日。二少爷无须等小少爷一同用膳了。”

一行言语间仆从躬着身子,尽显平常。司马懿闻言禁不住挑起半侧眉锋,一双鹰眼下无须对视也是让人脊背发凉。仆从依旧默然,只听一声轻笑时才敢抬眼看过去。

“送回去了?”,司马懿见仆从又是俯身答是,手挽了一个剑花负剑而立“我知道了,你下去罢。”

仆从躬身直面司马懿退了三尺后才转身离开,似是逃命一般。司马懿阴翳的眸子里似是藏着火光熊熊,剑身脱手飞出数丈引得一路细雪撼动后插进树干三分。

霎时风平浪静。

连着两日,司马懿都没有在习武。反倒是十分安然自若般饭时用膳,闲时煮书。有时又会去竹林里挑一颗韧性足的竹子,对其好一阵削削砍砍。就是没问过半句杨平的事。司马懿这副模样可把司马朗高兴坏了,费尽心思想的满肚子借口看来是用不上了。仆从们见自家二少爷该吃吃该喝喝,悬着的五脏六腑顿时回了原处。皆皆长舒了口气。

直到整整五日后,司马防带着人回来。下人来报时司马懿正在挥毫泼墨,眉眼抬都不抬一下仿佛未闻般继续研读。下人见状只得退了出去,彼时司马朗见二弟未来便也想着去寻人。路遇下人询问一番后,司马朗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诡异。

“大哥,你觉得这根半长的竹竿怎么样。”

司马朗在原地反复思索时只听得身后一声冷冽乍开,还未回神只能磕磕绊绊回了句“甚好…。”

司马懿单手握着的竹竿呈色翠绿,刚好就是三日前他去竹林砍的一堆竹子中韧性最佳的那一棵。见司马懿持着竹竿步伐悠然着向前厅走去,司马朗只觉得莫名的胆战心惊。

杨平此时正端坐在椅子上任由司马防和郎中包裹着受伤的手臂。英挺的鼻尖被冻得通红时不时抽气,埋进狐裘的小脸上也有数道轻浅划痕。实木门窸窣做响,来人还未到,只见一根半长的翠竹杆子先是躺了进来。杨平抬起脸入眼便是司马懿站在门口不动半寸顿时咧开嘴笑了想都不想的跑到人身前,可距离愈近愈察觉司马懿脸上无甚神色,杨平收回步子站在门栏内侧垂下头不敢看他。倒是司马懿先发了话。

“回来了。”

口气阴风阵阵的更让杨平不敢靠过去,唯有小心翼翼地攥着手指,呐喏了嗓子硬生生压出几句。“回…,回来了。仲达,我回来了…。”

杨平的手素净却不柔弱,提起司马懿为他做的那根狼毫来很是好看。可现如今却满是细小血痕,司马懿沉着一张脸直接拎着杨平后领将人扯了过去。司马防等人见事不妙也都跟了过去,仆从一行人前前后后来了一堆。心知肚明的是这桀骜阴翳的二少爷是要大发雷霆了。

“仲达,你拽着义和去哪!”,司马防前脚飞快怎奈何自家儿子充耳不闻一般。

冰天雪地,司马懿直接把杨平摔进厚积的雪里,杨平昂头看着司马懿手里的竹竿,心下了然,无论何事都瞒不过司马懿。

“仲达,我错了。”

“错?杨大少爷何错之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天下间谁敢拦着。”

杨平闻言顿时红了眼眶,略带艰难般从地上站起。满身的雪窸窸窣窣的掉落些许,黏在手上的尽化成水珠却无感温热。

“我不是!仲达,我没有,真的没有。我只是想爹爹,我想看看,就一眼!”

司马懿笑声隐约带着讽刺,竹竿的一端敲打着杨平侧脸上的血痕,“你连去路艰险都不知,还不是要我爹派人把你救回来。”

司马懿聪慧过人,见到杨平的一瞬间他就知道杨平肯定吃了不少苦。一个小孩子,人生地不熟,说的再白一点,莫不过是智未开遇到坏人都会当好人。整整这五日里,司马懿没有一晚是睡得安稳的,不知这傻子安全与否,不知爹爹会不会找到傻子,不知道傻子何时回来。

司马懿想是气极,抄起竹竿便是不留情面的打了下去。直到被司马防和一众兄弟仆从拉开时才回过神智,杨平咬着下唇满脸雪泪硬是一声不吭的挨了过去。

“我只说一遍。自此以后。你若是踏出府门半步。我定会折了你的腿,抽了你的筋。我司马懿说到做到!”

杨平记不清他是如何回到房内的,疼醒来后借着微弱的烛火就感知到是大夜了。睁开眼就能看到睡在自己身侧的人,眉头皱着,似是不安稳。抬手抚了抚司马懿侧脸,杨平突然笑出声了。司马懿睡得本就不安稳,即便这傻子回来了他也放不下心。这声音一出,自然是醒了过来。四目相对间,杨平被吓得急忙收回手闭上眼睛装睡。

司马懿叹了口气。
他心疼,可他更气。气了就打,打了更心疼。

司马懿抿着嘴将瘦小的人儿搂进怀里,杨平愣愣的睁开眼不顾身上的伤痛紧跟着抱紧司马懿。

“仲达,我错了。你别生气了。我再也不偷跑出去了。以后,你走一步我跟一步。”

司马懿半睁着眼睛也不回应,只是手下轻拍着杨平的后背。

“仲达…,你别不理我啊。其实,偷跑出去的时候,我可怕了。天特别黑,我就想到如果有仲达在,我就不怕了。我躲在山洞里的时候能想到你,喝水的时候能想到你,就连看月亮的时候都能想到你……”

司马懿就安静听着杨平嗫喏又带着孩童天性的撒娇语调,暗地里禁不住弯了一双眉眼。

“仲达,你别气了。你再打我一顿吧!你打完我就理理我,好不好…?求你了…。”

杨平心颤着埋人怀里哭了起来。他知道仲达不喜欢男子汉流泪,可他忍不住。他害怕。其实他偷跑出来时他就后悔了,没有仲达在,他走到哪里都害怕。

“不哭了。傻子。”

抬起怀里小人的脸,竭尽温柔的将人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

“别怕,我在。”

杨平见司马懿缓和了脸色,顿时也放开了抱的更紧。

“我遇到了好大的野熊,还好有个山洞就胡乱跌进去了。可疼了…!”

司马懿现在只觉后怕,这个傻子。捏捏傻子的脸颊,又心疼的怕捏红了。凑过去亲了亲傻子的鼻尖。

“别妄想我保护你。从明天开始我教你武功,你可要好好学。别坏了我这个师父的名声。”

“好!”

那夜,两个半大的孩子相拥而眠。任凭外界喧嚣风吹雪淋,都与他们无关。

多年后,杨平成了刘平,而司马懿还是那个司马懿。唯一不便的就是彼此相依。









为我纯阳打callll。
空巢道长十分想养一只哈士奇军爷。

专注魏白,开个脑洞

挖坑不填可能是我做过最多的事。x

霸气警察x温柔医生。
唐一修x喻初原。

唐警官本以为自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一个健步冲上去英雄救美,可没成想崴了脚被美人一个飞踹抢劫犯反而救了英雄,最后又被美人儿医生拎到自己工作的医院里进行一番说教。





麻烦各位大大看清tag

明弈是明弈,YM是YM。
嗑cp的有萌无差的也有洁癖所以雷的,麻烦YM向的R18写手打好自己的tag。别混到明弈里。
最好在标题开头标注好CP向,谢谢。

《我忘了说》

*配合BGM-谭维维《我忘了说》

————————————————
“如果有人问起你会怎么形容我”
“我爱过的  或只是朋友”
————————————————

在巨轮上孤独的悲鸣,他成了这片海域独一无二的钢琴家。西装革履踏着浪潮款款而来,半阖着双眼用双手表达情感。柔和泛光的侧颜,由模糊而清晰的拼凑出我脑中零零碎碎的感情记忆。一曲终了,他缓缓一笑,绅士风度又出奇的保持了距离。

我见过那个男人,不止一次。

手中的相机不受控制一般朝人聚焦点光,却迟迟不肯按下键子。我知道。我拍不出我眼中万分之一的他。

我是个失败的记者。

——

我见过那个男人,在微凉又潮湿的雨后。

绿竹林园总是个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去处。背着画板拣了出偏幽采景。他穿着水洗白的牛仔夹克,板鞋擦拭的反光。干净通透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双手捧着刚出炉的炒糯米团子啃的不亦乐乎,似是全然没在意他身侧那个同样高大的男人。

悄然抖落的雨珠悉数滑至他修长的手指上,他停下身显然是被冰得在原地直跺脚,身侧的男子扯着笑意梨涡深浅直直撞入他眼里。

春雨潮湿,共君同游。
好像…,那就是喜欢吧。

——

我见过那个男人,在烦闷又灿烂的荷塘深处。

我不适合当个画家,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换了职业转了城市,新的开始。可未曾想又遇到他,更确切的说是他们。

夏日蝉鸣人嘈杂,十里荷塘是这座江南小城的唯一景点。全然不在旅途规划路线内的意外美景,他们却拍了不下十张照片。我偷偷数了一下,有九张合照。都是他身侧的人硬扯着他拍的,他红着耳朵摆出嫌弃的神情可眼里满满爱意。

他爱笑,他很少笑。他滔滔不绝,他侧耳倾听。

十里荷塘,伴君同行。
其实…,最美不过如此吧。

——

我见过那个男人,在红枫铺陈的清冷山丘。

导游也不是适合我的职业,天性散漫惯了的我也不习惯束缚他人。重拾了画板当起半吊子的画家大概是我做过最打脸的事了。

我又见到他了。缘分吗?我不知道。

他好像不一样了。

焦糖色的风衣松松垮垮的笼在他身上。那件风衣,那个人穿过。他独自一人立在唯一的那棵枫树下出神。窸窸窣窣的风婆娑了大半枝丫,片片飘飘划过他眼睑的泪痣。

他哭了。

那些我珍藏的他们的合照霎时失去了色彩。

他终究没有等到那个人共他霜雪白头。

——

他认出了我。

“我还以为再也遇不到你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他,问他还好吗?问他一个人过得还好吗。

“我很好。他也很好,他结婚了。”

我当然知道。我就是那则新闻的记者。

“他教会我爱,包容我任性。最后不再牵起我的手。”
“如果你还能遇到他,帮我跟他说一句谢谢。我以后,要一个人继续走下去了。”

我凝望着他的背影,单薄空洞却又坚韧。

我已经是半五十的年岁,却终是一事无成。我在事业上是个失败者。可在这场名为爱的局里,我是个成功的旁观者。

自始至终,
你们都忘了跟对方说一句。
我爱你。